女性离性骚扰有多近(五)

女孩离性骚扰有多近 (五)

 

才子佳人,后来怎么样了(四)

才子佳人,后来怎么样了(三)

 

在人生的不同阶段,密友是女孩成长过程中不可或缺的陪伴。不会和父母表露的心事,梦想,烦恼,尴尬,却会彼此吐露相互安慰。密友是女孩子成长过程中的情绪守护神,宣泄渠道,甚至是精神上的寄托。趴在被窝里窃窃私语,一起哭一起笑,不知不觉已是天光大亮。

时光流逝光阴更叠岁月流转物是人非,友情可能随着季节交替变换逐渐变淡,甚至有的在茫茫人海中渐行渐远错过走散进而无影无踪。但是,那些刻骨铭心的故事,却虽经百转千回,仍封存在记忆的深处。

欣欣是北国姑娘,她高挑俊秀亭亭玉立。只不过十六七岁的年纪,已长得唇红齿白,明媚动人。她的父母是当年支边建设兵团成员,后来落户边疆。欣欣出生后,父母因为工作繁忙,也因为自然环境和教育环境的原因,就将幼年的欣欣送回内地老家,寄养在奶奶家里。后来父母有了弟弟,似乎也忘了将欣欣接回身边。所以,欣欣和奶奶的感情远胜过与父母的感情,她也不想再回到父母身边。

奶奶一共有两儿两女,爷爷已经过世,家里除了欣欣还有小叔和两个姑姑。表面看起来,奶奶家是既热闹又温暖,小欣欣有这么多人照顾和疼爱,教育环境生活环境都比边疆好很多,真的是完美的选择,她的父母是一百个放心。

欣欣因为要写作业复习功课,所以,奶奶就让小叔将家中院子里的一间储藏室收拾出来粉刷一新,作为欣欣学习和睡觉的地方。

然而,这一切的美好和平静,却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被完全打破。午夜过后,欣欣在睡梦中被一声响动惊醒。睁开眼,月色下一个黑影正从窗口费力爬进来。她当时完全被吓呆了,耳边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声音,威胁她不要出声。他在黑暗中摸上欣欣的床,企图抱住欣欣。此时的欣欣像受惊的兔子,拼了老命在床上与他撕打,抵死不从。手里抓起一本砖头一样的中英文词典,不顾一切的砸向他的头脸,最后照着他的胳膊狠狠的一口咬下去,他在暗中猛然被这痛彻心扉的一击,发出一声猪叫。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,忽然听到了奶奶的咳嗽声,向着她的小屋喊道,“欣儿,还没睡吗?”他眼看事情就要败露,只好仓皇失措的夺门逃了出去。欣欣喘息未定用尽平生力气将惊吓和愤怒压下,强装镇静若无其事的应声道,“睡了。”这个淫魔,竟是欣欣的小叔。

当她告诉我这件事时,我被惊得目瞪口呆半天无法说话。我问欣欣,是否告诉了奶奶?她觉得谁也不能说,既不敢也感觉没有用。告诉奶奶姑姑,都不是好办法。万一她们不信,自己反而可能成了众矢之的,猪八戒照镜子里外不是人,搞不好亲情也会因此被毁,她小叔更可能会变本加厉贼心得逞。这种事更没有报警的可能,一没事实,二没证据,即使报了警,他不承认,或反咬一口,形势更加被动,顶多被警察盘问几个问题了事,可是因此闹得满城风雨颜面尽失,更是得不偿失。父母们都天真的以为,将孩子送回奶奶家,姥姥家,亲戚家,想当然的认为每个人都会像父母一样疼爱孩子善待孩子。孩子从未说过的事,就必定从未发生过。甚至,有时女孩子大胆说出了真相,父母也不愿相信,以家丑不可外扬为理由,认为是女孩子寻衅滋事。太多父母既不教女孩应该怎样自保和防备,也避谈性骚扰的应对和解决办法。我们只能私下将她禽兽不如的叔叔骂一顿,然后将窗户订死,门用桌子堵住。可是,欣欣在这个家里怎么生活下去呢?父母那里是回不去了,欣欣也不想回去,他们对欣欣来说几乎像陌生人。

欣欣后来向我透露了她的制敌绝招。她交了一个黑道男朋友。他曾因打架斗殴进过局子,动不动就白刀子进红刀子出的跟人拼命。但他喜欢她,可以保护她。欣欣从一个淫魔的手中逃出,投入了逞强斗狠角色的怀抱。

孤立无援的欣欣,又能找到什么好办法呢? 

Leave a Comment